武威文祥隆印刷厂

全国招商加盟热线

15393539565
武威文祥隆印刷厂
武威文祥隆印刷厂
2020-10-12 17:08:08

梳理民政部历年火化报告,吓一跳!

分享到:

  观点


  1、中国城镇化率不足导致殡葬业仍然处于初级阶段,活人的问题还没有解决死人大家哪里有时间管呢。


  2、民政部事情繁多,也许很多人对于民政部需要管理的事情还不太知情,我大概说说,包括提供养老,精神病患者,儿童等相关服务,主要是解住宿问题,还包括各类非住宿服务;当然还有慈善相关以及福利彩票;另外还有婚姻登记服务,其中殡葬业排在整个民政部报告最后,可见殡葬业重要性之低,也导致殡葬服务供应不足,后面有数据提供。


  一、死亡人口


  以上数据是我根据民政局报告统计的中国死亡人数数据,当然国家统计局也有,有些数据有细微差异,但是不影响整体趋势,死亡人口确实处于上升趋势但速度并没有大家想得那么快,也很少出现爆发式增长,过去30年年均增长1。5%。


  再来看日本的数据:


  日本作为全球老龄化最高的国家之一(据说欧洲不算移民的话比例也很高),死亡人数的增长也较为缓慢从70年到2015年年均增长在1。5%左右,和中国比较接近。


  医疗进步对于寿命和死亡人数的影响究竟有多大?


  上图是美国和日本的人均寿命增长情况,美国的情况比较复杂,人种较多的原因导致寿命增长的势头在2015年开始下滑,而日本从70年代以来一直在持续提升。日本45年的人均寿命年均增长为千分之三,美国不足千分之二,可以说目前的医疗技术对于人类的寿命延长仍然极其有限,医疗的发展更多的是防止一些疾病过早的带走人的生命,而非提高我们的寿命上限,当然医疗技术对婴幼儿死亡率帮助也很大,比如中国2020年的婴幼儿死亡率可能较2010年下降一半,影响大概十多万人。因此未来预期寿命的增长可能要停滞不前(除非医疗技术有重大突破),不会对死亡人数产生太大的影响。


  死亡人数缓慢上升的趋势仍将延续,但是增长率仍然维持在较低水平。


  二、火化率


  中国的火化率从2005年见顶以来开始呈现出稳定趋势,并未随着国家公布的城镇化率提升而继续上升,火化率应该更能反映国家的城镇化率水平,说明我们国家2005年以后的城镇化率质量相对较低,也反映出殡葬业的落后,民政部在2014年曾提出到2020年火化率要达到100%,我想不要说2020年,2050年应该也达不到这个水平。火化率未来的提升还要看我们城镇化的整体进展,应该也是一个十分缓慢的过程。


  三、殡仪馆数量


  平稳增长,假设一个殡仪管一天进行8次殡仪服务,目前全国殡仪管再不休息的情况下能够勉强服务每年火化的人数,一旦火化率提升增需要增加更多的殡仪馆。


  四、公墓和殡葬管理单位


  截止2017年底两者相加总共有2372家提供墓地服务,国家公墓年处理尸体的能力从1997年的33具提高到2003年的539具尸体,由此可以知道早期很多火化后的遗体处理是多么的混乱,假设按照2003年每个墓园处理540具尸体为参考指标,那么截止2017年底这些墓地年仅能处理130万左右的遗体,要知道从2003年到2017年死亡人数并未增加太多;而如果按照福寿园2017年售卖墓地数量2万个来粗略计算(假设1%市场占有率),则全国的年处理能力为200万具,差别并不是太大,当然随着室内墓以及绿色环保墓的增加年处理能力也在不断提升,但是仍然能看到缺口依然较大。


  五、火化炉


  截止2017年全国大概有6300个火化炉,我网上查询火化一具尸体的大概时间为40分钟,假设每个火化炉工作8小时,每年这些火化率能处理2000万具遗体,目前供应力绰绰有余,当然还要看具体分布,不过火化是一个很艰苦的工作,不仅要忍受高温,而且经常一站就是5,6小时,工资水平也不是非常高,因此本身处理能力可能不如大家预想的这么高。


  从上图可以看出,31年新增殡仪馆仅增加400个,殡葬事业改革还需顶层设计,充分发挥社会资本积极作用。


  长期以来,我国殡葬公共服务有效供给不足常态化,除国家对殡葬公共产品投资长期短缺外,重要的是政府没有建立起行之有效的殡葬投融资运营机制,没有充分发挥好社会资本特别是民间资本的积极作用。当前的殡葬改革已面临新的瓶颈,只有正视殡葬改革中存在的关键问题,进一步强化顶层设计,以更大的决心冲破思想观念的束缚,突破利益固化的藩篱,探索殡葬改革新途径,才能推动殡葬改革深入发展。


  “解决我国殡葬公共服务有效供给不足常态化问题,应积极探索殡葬领域的投融资体制机制,充分发挥社会资本的积极作用。”笔者认为,一是探索殡葬服务公立机构分类改革和改制。打破殡葬行业垄断和市场壁垒,适度鼓励社会资本参与公立殡葬服务机构改革,为社会资本进入创造条件;二是探索社会资本对殡葬事业投资方式。可探索通过独资、合资、合作、联营、租赁等途径,采取特许经营、公建民营、民办公助等方式,鼓励社会资本适度参与殡葬公共服务设施建设;三是完善价格形成机制,发挥价格杠杆作用。按照补偿成本、合理收益、优质优价、社会承受能力的原则,探索完善殡葬公共服务机构的价格管理政策,价格调整不到位时,地方政府可根据实际情况安排财政性资金,对公立殡葬服务机构进行合理补偿。


上一篇:殡仪馆查看、领取遗体,有哪些法律问题需注意
下一篇:协会介绍